中国需要为疫情向全世界道歉吗?



昨天看到这条微博,真的是非常生气。

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网络上有很多人谩骂,认为病毒的产生是我们的过错,认为现在全世界的一切问题,都是我们搞出来的,应该向全世界人民道歉。

之前网络上骂武汉初期防控做的不好,确实如此,当时面对未知的新病毒,没人想到它的传播性这么强,加上某些不好细说的问题,在前期我们确实被动、处理的不是很好。


但基本的逻辑是:

一个学生考试考了80分,你不能只抓着他没得到的20分,大肆否定他是个差生。

在最新消息中,钟南山教授提到: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

根据目前的研究,华南海鲜市场并非发源地,市场的病毒是从其它地方传入。


在武汉爆发,不等于「武汉产出」,武汉也是传染病的受害者。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2009年的甲型 H1N1 流感。

H1N1起源于墨西哥,在墨西哥、美国引发传播,随后传染到其他国家,导致 6000 万人感染,至少 18449 人死亡,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 2012 年最终统计,甲型 H1N1 流感死亡人数接近 30 万人。

美国国内对此采取较为放任的方式,基本没怎么管。(这里真的可以理直气壮黑一下美国的医疗体系,穷人看不起病,很多中国留学生,甚至专程飞回中国看病)。


在传播期间,没有任何国家因此封锁与美国的交通与贸易,并因此批评美国。

国外趁机排华也就算了,毕竟中国常年被黑,西方人对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好感。

但我就搞不懂了,怎么同胞批评起同胞来,比外国人还狠啊?

很多人说,不管起源是不是在中国,现在没控制好,传播到全世界了,要是中国防控做得好的,也不至于这样。

但是,中国防控做的真不好吗?

对中国人民的感谢:


考察组外方组长、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的讲话节选:

「面对一种未为人知的新型病毒,我可以说中国采取了恢弘、灵活和积极的防控措施。」

「这种协同优势大概几年前我们都无法想象到。比如像大型医院进行临时床位的调拨,以便使更多新冠肺炎患者得到救治。有很多常规诊疗项目被转变到以在线的方式去提供,在此方面中国展现出了极大的优势。」

「当时我们问这样一个问题,非常偏远的地区是如何协调工作的呢?当时的同事回答我们,通过 5G 平台实时对话,于是我们问,能不能给我们看一下?大概 2 分钟之后,实时的 5G 视频对话界面就调出来。」

「我们访谈过程中了解到,这是由于中国有巨大的集体意愿,不管是社区层面上的工作者,还是上至省长、市长这样的官员,这真的是一种全政府、全社会,你甚至想象不到的一种乌托邦式的集体意愿。这种利他的意愿也体现在全球向中国提供更多的医用物资的贡献方面。我们看到每个省都有疫情暴发,都有感染病例,但是各个省依然花很多气力去想如何为湖北省、武汉市提供医用物资和医务工作者援助。我觉得这种纯粹利他主义是其他国家应该学习的,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团结。」

「有很多国家认为,采用这种古老的围堵方式不会奏效,而在中国就是在了解其特点的基础上采用了这种古老的方式,使得这个疫情逆转了。而且在不同的环境中,湖北也好,广东也好,有散发病例的河南或者其他省份也好,大家都因地制宜地利用这种古老的围堵策略。在中国我们充分看到了,有什么就先用什么,用什么就快速地去用。

「那些高楼大厦里面的灯光,是 1500 万的武汉人民,他们几个星期静静地待在家里。而当我们与武汉同事沟通时,他们说这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身上肩负的一份天然的责任,要保护全世界。」

日本NHK电视台纪录片《疫情会扩大到何种程度,紧急报告新冠肺炎》:

(得益于中国对武汉的彻底封锁,短期内海外的患者发生数出现了大幅减少)

除了这些,更不用提中国人都知道的雷神山、火神山医院,十天建造一所医院的速度,恐怕全世界无人能及。

十天时间,放在其他国家,能做些什么呢?

现在中国全力控制疫情的传播,为全世界争取了宝贵时间,随着严格防控的持续,国内的传染数字平稳,并逐渐下降。


在未来,我们的防控重点很可能从「防止向国外传播」变成「防止向国内传播」。


到目前为止,其他国家陆续发现新增确诊病例,全球疫情传播的高峰还远远没有来临。


韩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256 例,累计确诊病例达 2022 例。

日本新冠肺炎累计确诊 919 人。

这里不得不重点提一下日本,日本此次疫情防控可以说是非常糟糕。

没有强有力的防传播措施,只是呼吁民众在家静养减少外出,连续发烧 4 天才可进行新冠肺炎检测,症状较轻的则鼓励在家静养。

日本首相要求全国停课,但日本京都教育局决定各学校正常上课……

这次日本已为承办东京奥运会耗资 250 亿美元,目前日本宣布不会考虑取消奥运赛事,显然他们在国民安全与经济增长两者间,选择后者。

讽刺的是,经常被国外黑没有人权的中国,为了保护国民健康,全国经济停摆近一个月,间接损失上万亿。

而中东地区的重灾区伊朗,上演了极其魔幻的一幕。

伊朗副总统,国会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卫生部副部长、国会发言人、库姆市议员、德黑兰地区官员「中招」,前伊朗驻梵蒂冈和埃及大使因病毒死亡。

伊朗卫生部副部长 Iraj Harirchi 在确诊前一天的发布会上擦汗、咳嗦

就在一个月前伊朗将军、政坛二号人物苏莱曼尼被美国刺杀,今年伊朗还真是多灾多难。

病毒对伊朗高层手术刀般精准的命中,也难怪很多人怀疑疫情爆发的背后或许存在某种巨大阴谋。

考虑到中国在此次疫情中积累的经验,以及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口罩生产国(目前我国口罩日产量超过 7000 万只),再过些日子,恐怕剧情就要反转过来,轮到中国拯救全世界了。

日本将从中国进口口罩

上次你说「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这次到我「河海有别,波涛共挽」。

我一个月前从日本海淘回来的口罩……还没用完呢。

其实很多人不理解,中国和其他国家,虽然同为现代国家,却有着诸多不同。

在西方人眼里,政府什么都要管,人们必须按照政府的要求行事,是没有自由与人权的表现。

西方人从不认为集体主义是合理的,一想到集体主义,他们就会想到种族主义、想到法西斯主义。

(西方人对民族主义的理解和我们差异非常大,提到民族主义,我们会想到保卫民族的英雄,他们更多的是想到一些激进、狂热的种族歧视,例如纳-粹或3K党)

但对于我们自身来说,注重集体的团结,是流传千年的文化传统。

基于意识形态的不同,造就了完全不同的政府体系。

在西方,政府及公共部门的权责有限。

例如说美国警察职责中不包括保护平民的人身安全。

美国政府可以破产。

前段时间澳大利亚大火烧了半年,澳大利亚总理在此期间还去夏威夷度假。

中国是无限责任制。

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生活中遇到事,找警察。

生活有困难,找政府。

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每次有关部门做的不够好,全国人民就一顿痛骂。

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有优点,就有缺点,不存在完美的事物。

例如在疫情爆发前期武汉地区的应对不力,李文亮医生的遭遇等等。

但令人欣慰的是,很快国家采取了措施:

1、保障信息的公开透明
2、全国各省开展防治隔离
3、钟南山等专家组前往武汉
3、武汉封城
4、建立雷神山、火神山医院
6、全国抽调医务工作者支援武汉
7、军区携带物资支援武汉
8、科研机构加紧病毒疫苗的研发
9、党员全部到岗,参与疫情防治
……

(解放军携 58 吨物资支援湖北。第一次看到这个视频时,真的很感动。「解放军来了,可以安心了。」这大概是中国人近乎于信仰的信任,人民子弟兵也从未让人民失望。)

我们新中国成立到现在71年,美国建国244年,未来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西方对中国曾经有一个判断,他们认为中国的体系,必然导致这个国家变得封闭、激进、狂热。

然而70年过去了,西方人惊奇的发现,中国不但没有变成他们想象中那个封闭、混乱的地方,反而变得更加的富有、开放、文明。

这次疫情的发生,是整个人类需要面对的灾难,中国和其他被波及的国家一样,都是本次灾难的受害者。

我们上到国家,下到每个公民,都在这场战斗中,为世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曾经火爆全球的电影《2012》中,人类为应对淹没全球的大洪水而秘密建造的巨型舰船「方舟」就是中国人建立的。电影里说,只有中国人能完成这样的工程。

这种电影中的情节,现在已逐渐变为现实。

等国内疫情平稳,我们必然会展开对其他国家的援助。

无论外国抹黑些什么,我都衷心的希望,大家能明白,我们在这次疫情中对人类做出的贡献。

中国不需要道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